【六一策划】曾经的少年 70后80后90后00后眼中的儿童节
您的浏览器暂时无法播映此视频。【青岛新闻网独家】文/李倍 视频/张力伟假如说有哪一个节日最能勾起人们怀旧的思绪,那应该便是“六一”儿童节了。在这一天,孩子们是肯定的主角,他们能够得到想要的玩具、吃到想吃的美食,完结孩提时期那些了不得的小愿望。《小王子》的作者圣修伯里曾说:“每个大人都曾经是小孩子。”在感叹现在的孩子们有多夸姣时,你是否也会回想起自己小时分过节的“盛况”?本年的“六一”儿童节,青岛新闻网采访到70后、80后、90后、00后四代人,由他们来共享自己回想中的儿童节,来看看哪些细节、哪些桥段能勾起你最夸姣的幼年回想。您的浏览器暂时无法播映此视频。“70后”:最等待文艺表演 最甜是5分钱的冰棍作为70后的吕坤鹏现在已迈入不惑之年,回想起自己孩提时期的六一儿童节,他笑着说:“真的是很久很久之前的事了。”在那个盛行《红灯记》和《沙家浜》的时代,“六一”儿童节是吕坤鹏整个幼年时期最喜爱的节日。这一天不必上课,所以也不必带书包,同学们早早的到学校调集,迎候当天最重要的节日安排——大型文艺表演。“一切的小朋友和教师、家长们都会去镇上最大的礼堂看扮演,每个班编出一两个节目,唱歌跳舞的特别热烈,我形象很深。”吕坤鹏说,看完了表演,家长们会在礼堂门口给孩子买5分钱一根的冰棍,推着冰棍车的老奶奶会从箱子里的棉被下面掏出孩子们朝思暮想的冰棒。“那种冰棒没有奶油也没有巧克力,但便是很好吃,特别甜。”吕坤鹏笑着说,虽然现在看起来,那个时代的物质相对匮乏,游乐项目也寥寥无几,但5分钱冰棍的甜却是吕坤鹏最夸姣的幼年回忆。您的浏览器暂时无法播映此视频。“80后”:“小霸王”的高兴无法仿制 一切都是简略的夸姣80年今后出世的人,被叫做“80后”,计划生育下,他们中绝大多数人的别称是独生子女,幼年的玩伴只要同学和街坊小伙伴。那个时代的双职工家庭占比很大,孩子们脖子上都挂着家门钥匙,放学后自己回家写作业。“三年级的时分去同学家里玩小霸王学习机,说是学习机,其实便是个游戏机,好玩到底子停不下来。”1983年出世的宋坤,回想起幼年的趣事满脸笑脸。小霸王学习机让宋坤记忆犹新许多年,虽然当年100块的价格在现在看来何足挂齿,但90时代初期100块钱却是一笔“巨款”。“六一的时分最想要那个,但太贵了家里没给买。”宋坤说,“所以我现在最大的爱好便是买各种游戏机,有一些价格很贵,游戏也很精彩,但感觉再也找不到当年小霸王的高兴了。”在宋坤的回忆里,幼年趣事里更多的是“上山打猎”。小伙伴们拿着竹竿,用铁丝串上网,成群结队的去山上捕蜻蜓、抓螳螂,一玩便是一整天。90时代中期,电脑与网络悄然出现在“80后”的幼年时期,那时分拼装的电脑会有屏幕很小且反常粗笨的显示器,上网需要用有线宽带拨号。“那个时分有电脑还能上网的家庭不多,便是上网也只能上一会,否则电话费会付不起。”宋坤笑着说,现在想起来,“80后”的幼年韶光真是简略的夸姣。您的浏览器暂时无法播映此视频。“90后”:哆啦A梦、奥特曼全都有 独爱的零食现在已停产张启明是一位“90后”,与吕坤鹏和宋坤比起来,他小时分的物质生活明显丰厚许多。奥特曼、龙珠、哆啦A梦都现已“走进”了“90后”的幼年,这些动画片便是“90后”小时分最喜爱追的剧。回想起小时分的“六一”儿童节,学校安排的春游让张启明形象深入。背上装满零食的小书包,在教师的带领下去公园疯一天,在其时的张启明看来那便是人生最高兴的事。“我六一的时分很想要动画片的全套光盘,放在DVD机里能够来回看好几遍。”张启明说,跟着信息时代的不断发展,现在网上也能看到动画片全集,但却现已没有了小时分的感觉。“小时分许多东西现在有钱也买不到了,比方带果冻的亲亲虾条,我最喜爱吃里边的果冻,但现在早就不出产了。”小时分得不到的玩具,长大今后仍是会有意无意的去搜集。“我后来买了许多手办,各种小时分喜爱的动画片人偶,小时分没有这些,喜爱的卡通人物只能买个贴画。”张启明说,虽然早已挥别了幼年,但看到这些手办就似乎还能看见孩提时那个小小的自己。您的浏览器暂时无法播映此视频。“00后”:爸爸妈妈选择礼物精心安排 “六一”很有典礼感网上戏称“00后”为“蛋蛋后”,这代人现在最大的不过20岁,最小的只要11岁,他们中大多数人还未曾脱离学校,谈到“六一”儿童节,他们的节日气氛显得更有典礼感。本年19岁的吴奕芳是四川师范大学的一名大一学生,她的“六一”儿童节会收到爸爸妈妈特别预备的礼物和祝愿,爸爸妈妈会在这一天带她出去玩,还会去喜爱的餐厅吃饭,“庆祝的方法很有典礼感,所以也觉得很夸姣。”吴奕芳说。物质丰厚资金足够,吴奕芳的爸爸妈妈会为年幼的她预备价格不菲的芭比娃娃作为节日礼物;上小学后,爸爸妈妈会在“六一”为她精心选择书本,“去公园或许海边玩,吃想吃的东西,整整一天都会十分高兴。”吴奕芳说。虽然生活条件变好,但“00后”的竞赛压力也很大,林林总总的补习班充满着他们的节假日,吴奕芳坦言,她上初中后就不再过“六一”了。“假如现在还能够过儿童节,我最想要一套森鸥外(日本作家)的书,或许这听起来并不‘儿童’。”吴奕芳笑着说,“期望现在的孩子能少些压力吧,少报点课外辅导班,幼年很短要好好爱惜。”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